洪城里 十年江西文学力量

No Comments

1997年,江西作家陈世旭在首届鲁迅文学奖上,以《镇长之死》获得短篇小说奖,与之一同斩获这个奖项的有史铁生、迟子建、阿成、毕飞宇和池莉这些响彻全国的著名作家,代表着当时的江西文学水平可比肩国内一流水准。

2022年8月25日,作家江子获得第八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是江西时隔20多年的二度问鼎。20多年的等待,是一大批60、70后中青年作家成长为江西文坛的中坚力量,80、90后们崭露头角,他们用新锐的语言、独特的视角,焕然一新江西文学多元化的面貌。他们爆发蓬勃力量尽情书写家乡的青山绿水,红色革命、景德镇陶瓷这些独有的江西文学资源,以及剖析时代进程中赣鄱大地的人文风情。本期《洪城里》,我们一起探寻江西文学迎来又一次爆发的背后——江西文学这十年。

从左到右:江西作家林莉、陈离、江子、彭学军、阿袁、李晓君、王晓莉、范晓波、樊健军、李洪华。

红土地拥有深厚的革命历史资源,这是江西重要的文学宝库,吸引和成就着一批又一批江西作家在红色题材上不断深耕。

出生于安远的女作家温燕霞一直将笔端着力于家乡赣州。其长篇小说《夜如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围屋里的女人》当年由肖雄、殷桃主演并热播。15年前,她的长篇小说《红翻天》获得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优秀图书奖。2020年出版的《琵琶围》书写赣南山区如何从革命年代的红色热土,变成新时代扶贫开发的奋斗热土。2021年,温燕霞再度推出长篇小说《虎犊》,以中央苏区时期的少共国际师历史作为创作题材。作品中,作者表达的战争生活气势磅礴又情感细腻。

同样是赣州作家的卜谷出身于红军家庭,一生都以赣西南革命历史和现实生活为主要题材进行文学创作。他在过去40多年间采访了1000多名红军及其后代,他的报告文学《最后的红军——百名百岁红军口述史》入选今年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卜谷在红色创作的过程中,还挖掘和贡献了许多革命历史资源,2012年发表的报告文学《一诺百年的旷世奇缘》,挖掘出革命老妈妈池煜华,用一生等待丈夫归来,最后却没有结果的真实传奇故事。

作家刘华2012年推出的革命历史题材长篇小说《红罪》,是红色文学创作的新拓展和新超越。此外,他书写鹰潭铁路发展史的长篇小说《车头爹车厢娘》,关于鄱阳湖生态变迁的长篇小说《大地耳目》,和讲述民间传统节日文化的《大地脸谱》,都是深入挖掘本土文化资源的作品。

作家蒋泽先是一名牙科医生,报告文学《中国红军医院》,新颖的内容为红色题材创作填补了一项空白。其关注农村医疗的《中国农民生死报告》也曾引起巨大反响。

自由写作者凌翼,为了写作常年开车跋山涉水地扎根于生活,走过江西70多个县市,创作了《井冈山的答卷》《新长征再出发》《赣红谣》等革命老区新时代长篇报告文学三部曲。

报告文学领域,还有江西作家徐观潮2019年发表的《中国健康档案》,从新中国卫生事业的摇篮江西切入,全景式记录中国70年的健康史和生命史,还原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大卫生历史事件。

在中国文坛还没有设立鲁迅文学奖之前,陈世旭就已多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是江西文坛的“领军人物”。他至今创作热情不减,《欢笑夏侯》作为《北京文学》2015至2016年重点优秀作品,收获诸多奖项。正是在前辈作家的引领下,江西这些年依然保持着一支有实力的小说家队伍。如阿袁、樊健军、王芸、陈蔚文、温燕霞、陈然、文非,他们的作品在全国重要文学期刊上被发表,被转载,他们的作品深受各大出版社青睐,各自在中国文坛占有一席之地。正如江西省作协主席李晓君说,“他们的小说与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比并没什么差距”。

反映高校知识分子生活的写作在中国文学上有着悠久传统,人们最熟悉的作品是钱钟书的《围城》,之后阎真的《沧浪之水》也是风行二十年,印刷上百次。在南昌大学任教的女作家阿袁,笔下塑造了形形色色的知识分子形象,对女性尤为理解和体恤,她用“钱钟书式的写作”表现当下大学围城里特殊的人群,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所思所想。阿袁的《打金枝》《师母》《亲爱的生活》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长篇小说重点项目,今年3月发表于《当代》的长篇小说《纵我不往》再次聚焦高校青年教师群体。阿袁先后获上海文学奖、十月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等多种奖项,刚夺得鲁迅文学奖的江子评价她是“当今中国文坛中将当下大学校园写得最为饱满的作家”。

来自九江修水的樊健军也是一位江西代表性作家,作品主要反映小镇生活里的小人物,关注在城市化进程中,孤寡老人等的精神轨迹和个人命运。2018年,樊健军凭借《穿白衬衫的抹香鲸》获得“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当年拿奖时,评委苏童说:“这个名单里有很多年轻的名字,也有一些完全陌生的名字,比如《穿白衬衫的抹香鲸》作者樊健军,我也很陌生,但是写得特别好。”

女作家陈蔚文数百万字的小说、散文广见于《人民文学》《十月》《钟山》《天涯》等重头刊物,收录于多种选本和获得奖项。陈蔚文的小说以熟悉的生活半径来为视角来观察城市人的生活,去年凭《锦衣》夺得第19届百花文学奖。陈世旭透露,著名女作家王安忆五六年前曾表示,读了陈蔚文作品感觉她很有灵气。供职于南昌市文学院的女作家杨帆,也善用先锋的手法写作当下女性的命运。

此外,曾在《收获》上发表了大量中短篇小说的九江作家丁伯刚,关注小人物情感与命运的作品充满浓郁哲学思想味。文非首次出书,就凭《周鱼的池塘》入选中国作协的“21世纪文学之星”2017年卷。

这10年当中,正是有着一批活跃的江西写作者,投身于发问当下生活的现实题材写作,让江西的小说从过去的传统创作,进入到手法、流派、观念多样的五彩缤纷的状态中。

江子获得第八届鲁迅文学奖的作品《回乡记》是以家乡江西吉水赣江以西区域的历史与现实的记忆为基准,来展现转型时期的现代农民生活。接受采访时江子说,“把故乡作为写作的主题,让别人了解我们的故乡,这几乎是每一个写作者的使命”。

我省著名作家刘上洋的《江西老表》,通过塑造了一组江西老表的群像,记录江西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程。《江西老表》被收入2012年《中国文学年鉴》,并被《中华读书报》《报刊文摘》等几十种报刊转载,被认为是近年来国内文坛剖析中国地域文化性格的难得精品。其作品《双头鹰的国度》获冰心散文奖,《废墟的辉煌》被外省收入中学生课外读本。

应南京大学出版社邀约,江西作家程维近年完成了《南昌人》《南昌慢》《南昌记》的“南昌”三部曲,这是江西文学上少有地专门书写南昌城的书籍。作者以“接地气”且带有“现场感”地描写了南昌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市井生活,将南昌人的面目跃然纸上;从历史与人性的深处,回顾了南昌这座城市半个多世纪变迁的沧桑岁月。“南昌”三书的推出引起较大反响,引发本土及在外乡的南昌人重新认识南昌。

非常有创造力的女作家王芸写作小说《对花》时,用了一年多时间跟访南昌县采茶剧团从排演到演出传统剧目《南瓜记》的全过程。她着眼于江西传统文化非遗项目,书写传统文化在当下的命运,即将出版的散文集《纸上万物浮现如初》里有瑞昌的剪纸,南丰的傩舞,景德镇的陶瓷,南昌县的祠堂等二三十篇关于江西非遗的散文。

这几年,江西作家对本土的地域文化的创作充满激情,《中国作家》2021年(下半年)长篇小说专号共刊发三部长篇小说,其中两部来自江西。包括80后女作家欧阳娟讲述樟树药帮的《天下药商》,程晖以江西高安市为故事发生地,展现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在广大农村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斗争伟大历程的《乡缙》,程晖此前的《赶散》关注的是瓦屑坝大移民这一重大江西历史事件。

赣州上犹作家李伯勇的《旷野黄花》,以客家文化精神的起伏消长为主轴,讲述了老中医黄盛萱一家三代人不同命运的故事轨迹。作家洪忠佩也专注地域文化,写了很多婺源风情。

景德镇是亮给世界的一张中国文化名片,其独特面貌的历史变迁,使历经千年的瓷文化经久不衰。新时代的景德镇成为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以“艺术”之名吸引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景漂”云集,打造出别具一格的城市新生态。

江西著名作家胡平2014年出版的《瓷上中国》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2000年扎根景德镇再创作《景德气象:中国文化的一个面向》。著名女作家胡辛著有长篇小说《陶瓷物语》《怀念瓷香》,论著《瓷行天下》入选“2018年度中国好书” 。她的长篇小说《皇瓷镇》今年7月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江子在上一届的鲁迅文学奖评选中,散文集《青花帝国》就已成功入围(前10名),该书以小见大,从各个角度掀开了瓷都景德镇的层层面纱,糅合文学、历史、美学等多方面的元素,揭示出美学映照下的古典中国的面貌。

儿童文学作家彭学军,曾三次摘得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界最高奖项——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她的《建座瓷窑送给你》获得2020年度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图书奖,把烧瓷的艺术流程与儿童黑指的人生成长结合在一起。

职业作家、编剧刘勇,创作的电视剧已有四百多集,在央视等多家电视台播出。他的一支笔写透了鄱阳湖的民风民情民验,他的《景漂》,是一部描写当代景德镇陶艺青年坚守陶瓷梦想的现实题材长篇小说。

景德镇本土作家江华明的长篇小说《尖锐的瓷片》,展示出陶瓷古镇当代近半个世纪的发展态势。

业内早就有评价:江西诗派曾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正式名称的诗文派别,而在中国当代文学地理中,江西散文也成为一种气象独具的“文学现象”。此次江子夺得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令江西蔚为壮观的散文创作队伍更加引人关注。

李晓君和江子都曾是诗人,江西有一批从诗歌创作转型而来的散文作家,这使得他们的散文富有浪漫的诗性,语言表达更加凝练以及文章富有深刻哲理。李晓君的《暂居漫记》是百花文艺出版社重磅推出的“名家散文书系”重要组成部分,他的生活随笔,举重若轻,湿润雅致,反映转型时期城乡社会各领域的诸多变动及其所引起的普遍躁动和焦虑。

80后作家朝颜2020年以《陪审员手记》获得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散文奖,这也是江西时隔20多年再度获奖。骏马奖同样是由中国作协主办、包括鲁迅文学奖在内的中国四大文学奖项之一。

曾有外省的评论家和作家说,江西只要有傅菲在就称得上是散文大省。这句话表达的是傅菲有着惊人的散文发表量,他近三年每年都保持着在全国重量级的文学期刊上发表30至40万字的散文,一个人的发稿量几乎占到了全国散文刊登篇幅的十分之一。他的《元灯长歌》,被湖南文艺出版社精心打造推出,在读者群中引起较大反响。

王晓莉是江西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实力散文家之一。她的写作以较高的水准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直持续到现在。

此外,在江西散文的创作队伍中,“后浪们”也正迎头赶上。朱强作为准90后新锐作家著有《墟土》《虚实》等作品,其思维缜密而开阔,他的散文能够游刃有余地在历史叙事和个人叙事之间切换、穿越。90后谢宝光在第二届“三毛散文奖”上,凭借散文集《捡影子的人》获散文奖新秀奖。80后罗张琴《鄱湖生灵》《山河故里》集中书写了江西地域文化和自然生态,充满灵性。

李晓君认为,江西散文在新世纪表现出强大力量是踩上了中国“新散文”发展的节奏。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散文家祝勇的一篇《“新散文”何以活力不衰》文中列举了全国30位“新散文”中坚力量,江西占有5位。“新散文”代表着一种新的观念、方向、高度,是中国散文通向未来的道路,也是中国文学在经历先锋文学的青春冲动之后的一次再出发。

82岁的杨本芬应该算是江西文坛“新人”,2020年出版首部作品《秋园》就在文坛引起巨大轰动,随后《浮木》《我本芬芳》在两年内接连出版,完成了“女性三部曲”。杨本芬的小说不仅市场走俏,短短时间几度再版,成为罕见的拥有几万册销量的畅销书籍。她质朴的写作风格与亲身经历的故事打动无数读者,在业内引起极大关注和热议,堪称这两年中国文坛“现象”级人物。

江西的诗歌创作队伍这些年也呈现出不断年轻化的趋势。由《诗刊》社主办的“青春诗会”被誉为中国诗坛“黄埔军校”,江西诗人凌非、汪峰、凌翼、三子、邓诗鸿、林莉、王彦山、林珊、漆宇勤、吴素贞、刘义等都相继入选。

网络文学经过近30年的发展,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江西同样拥有一批富有创作力的网络作家。今年6月,中国作协公布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江西网络作家、科幻作家天瑞说符作品《我们生活在南京》榜上有名。其成名作《死在火星上》曾获第30届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网络文学奖”,并入围“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之“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前十”。

江西再度斩获第八届鲁迅文学奖,离不开这些年政府对江西文学的高度重视。2019年江西作协升格为副厅级单位,开设创作研究部和组织联络部,增强了对全省作家更好的扶持和服务功能。依推江西文艺创作繁荣工程和江西文化艺术基金两大重点项目,江西作协隆重举办了“永远跟党走”江西谷雨诗会主题诗歌晚会,和为70多位作家出版专著,以及江西省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等都极大地推动了江西文学的发展。今年7月,江西作协恢复我省最具权威的文学大奖谷雨文学奖评选,该奖设立于1989年,每三年一届,最后一次评选为2003年的第五届。

江西文学的这十年,已拥有一批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作家,年轻一代迅速崛起,正形成有序的梯队建设。过了20多年,组委会再次为江西颁发鲁迅文学奖,也证明了江西文学的新地位,它将鼓励江西作家重新出发,再次拼搏,未来站在更高的领奖台上。

Categories: 山猫体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